“我画一幅画,迅即将它破坏”

昨天骑车到位于天府软件园的成都当代美术馆看了毕加索中国大展,4点从馆里出来仍然意犹未尽,现在超想动手画立体主义风格的图啊!!!


大展5月1日就结束了,又逢长假第一天,进馆参观的人着实不少,每幅画前面基本都能挤五六个人。鉴于北京车展上多人镜头被盗和去年CD9我镜头被盗的教训,这次我轻装上阵只用500D+Sigma 50mm f/1.4 EX DG HSM一机一镜,虽然牺牲了17-40的焦距很难在人多的时候拍到整幅画,定焦的大光圈和优秀的成像还是让我在拍照的时候方便不少。展览的观众带手机相机拍照的很多,但好像大部分人是专程过来给画/给自己拍照的,拍的时间比看画的时间还长,还有位身背摄影包,手端D700+2470镜皇的,感觉这位大叔完全是换个地方给儿子拍照而已啊!!还特么开外闪!!!我能说脏话么!!!

给我留下最深印像的还是一对中年夫妇,每幅画大叔都得叫戴着鲜红鸭舌帽的大妈站在画旁边,大叔自己蛮拉风掏出完全不晓得什么型号的翻盖诺鸡鸭,喀嚓一声拍完后不作停留立马前往下一张画。。。。不能写“到此一游”就用这样奇葩又扰民的行为艺术。。。你!们!真!是!辛!苦!了!

The Pregnant Woman

1950-1959,Vallauris

Bronze

这次大展总共有价值6.7亿欧元的56件真品,其中,《坐红色扶椅的女人》价值2500万欧元,《画画的弗洛德、费朗索瓦丝和帕罗玛》价值1000万欧元。据统计,在目前所有已知的艺术品交易中,排名最贵的40幅作品中有10幅即出自毕加索之手。展馆以时间线方式展示毕加索的作品,花40还能够租一个解说器,通过细致的讲解以更深入地认识和理解作品,相当超值,只是体积很大像根黑色油条,为什么不做成一个可以放口袋的小装置用耳塞听呢。。。

Head of a man (局部)

1908,Paris

Gouache on wood

Head of a man (局部)

1908,Paris

Gouache on wood

Head of a woman[fernande]

1906,Paris

Bronze

闭着眼睛的女人(为什么我有被萌到的感觉…)

Paulo as Pierrot (扮丑角的保罗, 局部)

1925, Paris

Oil on canvas

Reading the Letter(读信,局部)

1921,Paris

Oil on canvas

《读信》是很特别的作品,它在毕加索去世后才在工作室被人发现,画中两人为谁已不可考,有人猜测此画是年轻时毕加索为好基友而画,画中两人的手风格迥异,下方的手带有明显的立体主义风格。

Figure and Profile (人物与侧影)

1928

Oil on canvas

此画构图色彩牛逼至极!!!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The sculptor (雕刻家,局部)

1931,Paris

Oil on plywood

又是一幅构图极赞的作品,雕刻家以及两个雕塑撑满了画面的中心部分,雕刻家像是在对着一个雕像沉思,又像是对另一个雕像露出满意的神情,画中的两个雕像也以完全不同的风格存在

Glass and pipe (玻璃杯和烟斗)

1918,Paris

Oil and sand on canvas

“如果立体主义是一种过渡的艺术,我相信从它衍生而出的唯一事物,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立体主义”

Woman sitting in a Red Armchair (坐红色扶椅的女人)

1932,Boisegeloup

Oil on canvas

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作之一,太喜欢这种高度抽象的人体和雕塑一般的画面了

“我所坚持的类似,是一种比较有深度的,比现实更现实,甚至达到超现实的类似”

Cat

1943,Paris

Bronze

Portrait of Marie-Thérèse (玛莉-泰瑞莎肖像)

1937,Paris

Oil and crayon on canvas

毕加索的人像杰作之一,为她的情人而画,除了这张代表作还有不少张,但每幅都不缺少她那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和白皙的皮肤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张画作还使用了铅笔

Minautor with Javelin (持标枪的人身牛头怪)

1934,Paris

Indian ink on plywood

“如果有人在一张地图上标示出我曽行经的所有旅程,并且用一条线连接起来,也许会连城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

Head of a Bearbed Man (留胡须男子的头像)

1938

Oil on canvas

Head of a Bearbed Man (留胡须男子的头像,局部)

1938

Oil on canvas

Head of a Bearbed Man (留胡须男子的头像,局部)

1938

Oil on canvas

Child playing with a Truck (玩卡车的小孩,局部)

1953,Vallauris

Oil on canvas

Claude drawing, Françoise and Paloma (作画的克劳德、方斯华和帕洛马)

1954,Vallauris

Oil on canvas

“对我而言,绘画就是破坏的总和。我画一幅画,迅即将它破坏”

“For me, a picture is the sum of destruction. I make a painting, and then destroy it.”

5 thoughts on ““我画一幅画,迅即将它破坏”

  1. 出差还发博客,真敬业。。。想当初某天你说其实你也不想去看画展到今天看到你意犹未尽的样子,只想说以后有好的画展你就早点去看吧,说不定想多看几次都来得及!哈哈 还有,确实好抽象。。。看了一遍就对《读信》里面的两人不同的手印象深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