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刷牛背山

Rolling in the mud 2.0

四月底回了趟阔别一年的成都,刚刚走出机场大楼的我闭上眼睛一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啊,还是原来的味道,还是熟悉的配方,今天指数肯定破150了”一边对自己早有准备在行李箱塞了口罩表示十分满意。

Name

但是难得来一趟成都,除了例行的川菜品鉴项目外,不闹个大新闻怎么能算完满呢?于是和 Snow·天笑·Hellsing 合计一番后约好几个盆友,趁他们还不明真相时赶紧拉到了牛背山下。

  • 相比前年的那次骑行,这次的准备要充足得多,也更精良,按Snow·天笑·Hellsing同志的说法就是“我全身上下不是橙装就是紫装你怕不怕” 照片左上角的能量棒是本次装备的MVP,发挥了很大作用,价钱也贵的令人痛心疾首。

  • Name

5月22日,Day1

我们分成了骑车和徒步组2队人马分别出发,徒步组开车去住宿点不表,骑行组4人:我、Snow、多发和小北,两两在就近的车站坐大巴去泸定冷碛镇。顺利抵达找到住宿并吃过晚饭后,大家进行了车辆检修工作以防万一,期间久经考验的修车师傅Snow还传授了修车把妹三十二式给了多发,希望他能好好利用这项绝技赢得美人/男归。

6:30am , 5月23日, Day2

为了避免像上次那样天黑了还在爬坡,我们决定更早出发,不过由于日落时间比上次晚,最后还是在7点左右才正式启程。

Name

在早餐店门口蓄势待发的四辆坐骑,分别是我的Fuji Tahoe 27.5 ,Snow的 Trek Stache 6,小北的 Merida Challenger 和多发的 Giant 777。

Name
Name

开始非常的顺利,清晨凉爽的天气令人心情舒畅动力输出十分充沛,一节更比五节强,中间还出现了一段上次没有的上等水泥路。

Name

为防止走错路而专门给Snow准备的箭头。

Name

非常开熏骑车的小北,然而接下来的路程并不会让人开熏呢ヾ(o◕∀◕)ノ

Name
Name

快到中午,路程却还有2/3要走,山顶的海拔是3516m。这时大家也散开的比较远了,我开始每提升100m海拔休息一次,能量胶也派上了用场。

Name
Name

在休息的多发,遇到了2个同路的骑友。

Name

下午2点左右我和多发先到了街心花园休息点,依然点了份蛋炒饭饱餐一顿,价钱似乎和上次一样。。。。

Name
Name

吃完饭等不及Snow和小北他俩上来我和多发就先走了,街心花园到山顶这段路是最难的,要么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块,要么是极易打滑的厚泥巴,偏偏这个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

Name

上次的N连发夹弯我们基本是推着上去的,这次在几次尝试后,还是放弃下车慢慢推吧。。。。

Name

“推完发夹弯后,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Name
Name

5点半左右我俩终于抵达了牛背山顶,总共花了将近11个小时,里程42km,海拔抬升2200m。2年前来过的地方现在因为客栈的增多变得稍微有些拥挤,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我们预订的客栈,小五他们也刚刚抵达客栈不久,我们把车放好后烤了一会儿火就出门去接Snow和小北。他俩晚了大概一个小时到山顶,所幸天还没黑,可以让我们看清楚一个生无可恋状态的Snow:

Name

“。。。。。。。。”

6:00am , 5月24日 , Day 3 

昨夜半夜12点爬起来想看有没有银河,结果连隔壁的帐篷都也陷入了战争迷雾。不过好在上次虽然也遇到了一样枣糕的天气,第二天的云海日出还是会有的,抱着这样的美好构想我愉悦地定了个5点半的闹钟再次钻进被窝...

  • 然而并没有!

    坐在牛背山顶的观景平台,即使在最好的位置,特意租了比上次更好的镜头,面对漫山遍野的云层也只能哭着随便按几张快门,然后回客栈喝粥( T∀T)

  • Name
  • 唯一的合影

    遗憾地没见着日出后我们很快就收拾装备赶在山顶的吉普车大量下山前出发了。最开始最危险的下坡路满满下来后,到了云海人家时小北提议合影,于是叫了路边的妹纸帮忙,不过Snow早走了一步就没能出现在了照片里。

  • Name
Name

跟着几辆吉普下坡到了街心花园,饭点老板指着正对花园的雪山说,再等一会贡嘎就会出现了,可惜时间不等人,稍作停留我们又继续往三合方向下坡了。

Name

牛背山除了景色以外吸引我和Snow二刷的最大动力就是这条到三合的长达48公里的史诗级别越野下坡路,沿途都是傍山险路,峰林遮天蔽日,路况也非常复杂,Snow同志更是当仁不让地又摔了一次车,好在这次没有大喊“门荡(Man Down)”让我差点也跟着扑街。

  • Name
  • 多发的赞叹

    每隔一段时间为了缓解下坡剧烈震动带来的手臂酸痛我们都要休息一下顺便通过“爽”之类言简意赅的词汇来交流下坡的感受。

    第一次骑越野就被我们拉来牛背山的多发也不例外,而且每次休息都会发表不同的看法:

    “我再也不会骑越野了”

    “我以后不想骑车了”

    “我不想骑了”

    ......

    ...

Name

但是面对横在路前的溪流,多发还是毫不犹豫地骑了过来,好在过了这条溪之后离目的地已经不远了。于是我脱离队伍先走,提前半小时赶到了三合的饭点点菜和联系包车

Name

总共花了6小时1分抵达三合,海拔下降2441m,中间的最大速度才31.6km/h,特别是快到三合前有几公里延绵不绝的纯泥巴路,轮胎在时不时就在光滑的泥巴上摩擦摩擦,泥点非常均匀地飞溅在车架和身上,耳边萦绕着大口喝粥的声音(也有可能是太饿导致的幻听),在三合吃完饭后我在空地上蹦哒了一下,居然有如出土文物般全身剥落了一层泥壳撒了一地。包车抵达成都时已是晚上8点,我和Snow又淋着暴雨从绕城高速骑回翡翠城。冲澡后蓝蓝路的外卖刚好到了,咬了一口多汁的培根牛肉堡后,不禁长长的呼了一口气,FUCK YEAH。